推广 热搜: 军事  生活  教育  热点  时政  明星  医疗  汽车  房产  购物 

陪伴北京市民几十年 时代交响谱写新乐章

   日期:2019-09-01 08:55:03     来源:前杨坝卡网    浏览:4985    评论:0    

两年后的1999年3月13日晚,中国国家交响乐团又在北京音乐厅举办音乐会。演出开始前,音乐厅负责人语气沉痛地说:“昨天,小提琴家、指挥家梅纽因大师去世了,他是中国人民十分熟悉和热爱的音乐家。现在我建议,为梅纽因大师的去世默哀一分钟。”现场气氛凝重,在座观众深深感受到,这一方舞台不仅上演了一场场精彩的音乐会,还见证着中外艺术家之间的深厚友谊。

“演出公司不会对演出的艺术价值进行过多考量,在商言商也无可厚非。”北京音乐厅副总经理周佳毅坦言,但对剧场来说,如果项目重复率过高,就会拉低剧场品位,“音乐厅可以不赚这份场租,也要控制类似演出的场次。”

说起那次重建,不能不提到一个人——已故指挥大师李德伦。他在业界声望颇高,人又幽默可亲,被亲切称呼为“李大爷”。李大爷一生干过无数足以载入交响乐发展史册的事,建北京音乐厅就是其中一件。

“但加不加班是我们的权利,可以选择加班,也可以选择不加班。而且加班费也是劳动所得,是必须要给的。”姚风说,然而他所在的公司目前并没有给员工加班费等任何形式的补贴。

“根据大量的市场调研,我们把自己定位为适合中小型专业演出的场所,比如室内乐。”周佳毅说,一些相对小众但乐迷黏性比较高的室内乐演出,能充分彰显北京音乐厅的优质声效条件。此外,一些在国外比赛中崭露头角,但在国内还没有获得广泛知晓度的青年音乐家,也会把回国或来华的首场演出放在北京音乐厅,如范·克莱本国际钢琴比赛冠军张昊辰、肖邦国际钢琴大赛冠军赵成珍等。

说起上世纪90年代初小提琴家帕尔曼在北京音乐厅的演出,陈志音到现在都激动得声音发抖。她回忆说,帕尔曼患有小儿麻痹症,腿脚不是很灵便,但在音乐厅登台时,坚持自己走上台,“这就是艺术家的尊严,绝不让别人扶着上舞台。舞台上,他的琴声一起,那么动听,那么感人,我一直在流泪。”

2015年年初,内蒙古农民王力军收购玉米时和当地居民发生口角,继而牵出其未办相关证明及营业执照;次年,巴彦淖尔市临河区人民法院判决王力军犯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两年,罚款两万元。2016年12月16日,最高人民法院下达再审决定书。2017年2月13日,巴彦淖尔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此案进行再审。此前,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曾连续刊发《绊倒在贩粮路上》、《徘徊在“犯罪”边缘》等相关报道。

新华社/路透

“随着国际化的程度越来越高,观众的欣赏水平明显提高,对古典音乐演出的需求也越来越多元化。”周佳毅坦陈,在挑战越来越大的市场环境中,固守陈规肯定会被淘汰,“常规的音乐项目大家都在演,音乐厅想推出一些新的东西,让观众更感兴趣。”在她看来,走过几十年风雨的北京音乐厅,一直在努力走差异化道路,为京城文艺演出市场增加新的色彩,为改革开放的时代交响谱写新的乐章。

其实,地处长安街沿线的北京音乐厅从不缺演出,但演出品位如何,考验着管理者的鉴别能力。就在几年前,久石让等电影、动漫音乐会几乎在北京音乐厅“摞”着演,不同演出商、不同版本轮番上阵,很多观众开始感到审美疲劳。

8月31日18时许,贩毒嫌疑人赵某驾驶黑色大众轿车至隆纳高速公路纳溪收费站时,被跟踪民警和守候民警合围抓获,当场缴获赵某购买的毒品冰毒片剂1.2公斤。随后民警在泸州城区赵某的租房内查获毒品冰毒片剂182克,冰毒片剂21.28克。

在北京,古典音乐一直算不上曲高和寡,只是,改革开放之初,大多数乐迷只能听唱片过瘾。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之后,随着中国改革开放的深入,陆续开始有一些外国音乐家来到北京演出,“那种冲击力是现在的人想象不到的。”陈志音回忆当年在北京音乐厅看过的演出,形象地比喻,“那种感觉就像艺术家们突然从唱片里走出来,一个个大活人‘咣’一下来到了你的眼前。”

财政部负责同志在全国教育大会上发言指出,财政部门将按照本次大会精神,优先保障教育事业发展资金需要,保持财政教育工作和财政教育政策的连续性,增强前瞻性、针对性和有效性。

吉利方面表示,鉴于2019年上半年总销量低于原定预期,再加上今年剩余时间中国乘用车市场的持续不确定性,该集团管理层团队决定将原定全年销量目标由151万辆下调10%至136万辆。

一个剧院,一旦承担起艺术普及、艺术市场培育和艺术原创的功能,就可能成为一座城市的文化灵魂。

当时梅纽因已八旬高龄,在音乐厅为国交指挥排练时却从不落座,一直精神矍铄地站在指挥台上,跟乐团沟通音乐细节。

编辑 康晰

“打开音乐之门”诞生于1994年,将现场演奏和讲解结合,以低票价的形式向学生及家长开放。1998年,北京音乐厅暑期系列音乐会正式冠以“打开音乐之门”主题,在暑期向小朋友们“开门”。当时正值我国青少年学习器乐、声乐、舞蹈等艺术特长的高峰期,“打开音乐之门”顺应了这一潮流,也提升了大众的艺术鉴赏力。

以宝圩“2·19”观音诞为代表的侬垌节是中越边城大新县最为典型的民俗活动之一。这一天,许多越南边民也前来参加祭祀仪式和各项民俗活动,该节庆成为中越两国民间文化交流的一座桥梁。

盖一座专业的音乐厅不是一笔小花销,李大爷知道,一口气要下来这笔钱不太可能。“没钱没关系,我们又不是盖剧场,剧场花钱多,因为它需要有舞台设备,而盖音乐厅省钱。”李德伦这么跟时任文化部部长的黄镇汇报。黄镇就问,一百万够不够?“够了。”李大爷话音未落,旁边的人冲他直摆手,小声说一百万肯定不够。但老爷子坚持:“够了!”

▶1986年1月4日晚,北京音乐厅开幕试用。(资料片)本报记者胡敦志摄

经济之声:在春节前我们看到定时定量的降准和MLF这样的一个加息的动作,未来是否可能见到央行基准利率调整相关动作?

资料图:当地时间2019年3月29日,美国宇航员尼克·黑格和克里斯蒂娜·库克进行太空行走,更换国际空间站外挂蓄电池。

对于车站候车大厅来说,如何做到“鱼和熊掌”兼得?这就需要科学统筹和布局,量力而行,相得益彰,而不宜将其一棍子打死。比如,采取一刀切的做法,对所有的商铺都一概取缔,让候车的乘客买点吃的、喝的都没有地方,也不是一件好事。毕竟,乘客的吃喝拉撒也是需要解决的。作为车站,还是要因地制宜,动态掌握客流情况,并且根据车站硬件设施的实际情况,科学合理地调整候车大厅的规划思路和设施建设,在满足候车乘客基本需求的情况下,尽可能减少商铺过多过滥对候车空间的影响。笔者认为,只要把握好尺度,优先配置好候车乘客的休息资源,“鱼和熊掌”还是可以兼得的。

很多老北京人都记得,老中央乐团有一个叫得响的品牌——“星期音乐会”。有了北京音乐厅之后,这里每周都有演出,李德伦、严良堃等著名指挥家亲自上阵,演出票10元一张,观众熙熙攘攘,成为长安街畔的一大盛景。“李德伦真的是个智慧而充满远见的音乐家。”著名乐评人陈志音回忆起李大爷连连感叹:“高雅音乐的大众化普及当时可能不太看得出效果,但过了几十年之后,现在看看,那些资深交响乐观众,当年都受过‘星期音乐会’的影响。”

说起北京音乐厅的历史,最早可以追溯到上世纪60年代,当时这里还是老中央电影院,经过舞台修整、添加音罩后,改建为音乐厅,划归中央乐团(中国国家交响乐团前身)使用。直到经过上世纪80年代的那次重建,这里才成为中国交响乐演出的最高圣殿。

聚光灯下,赵晓宇身穿比基尼,身上涂满亮色油彩,和其他参赛选手一起,向评委和观众展示着自己线条分明、肌肉紧致的健美身材。女选手们自信大方的笑容,加上力量感十足的形态,赢来台下一片赞美声。

(小标题)不确定性加大

在今年以来市场的频繁波动中,兼顾流动性与收益性的短债基金仅3个月就实现了整体规模翻番。Wind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三季末,除去今年三季度新成立的短债基金,市场上已有的存量短债基金规模从二季度末的219.93亿元大幅增长至三季度末的478.1亿元,单季增长258.14亿元,增幅达117%。其中嘉实超短债截至三季末规模已达45.94亿,单季规模增长36.88亿元,相比二季度增幅达407%。

与此同时,北京音乐厅迈出了改革的步子,成为自主经营、自负盈亏的市场竞争主体。制定严格的演出管理制度,开通中国第一个电脑售票系统……一系列改革赢得了观众,赢得了市场。当时,全市一年的演出加在一起不过几百场,音乐厅一年就演400多场,一时成为北京的一种“文化现象”。

记者以家长身份致电海口常春藤幼儿园。该园园长介绍,该园价格自今年6月份上涨,从12900元/生/学期涨至13900元,校车费用另付,单趟150元/月,如果上下课都需接送则300元/月,初次入园的床上用品、园服费用共550元,六一儿童节相关演出费用约七八十元每人。“我们已经4年未涨价。即便在目前13900元的价格下,已经有约30名学生报名缴费。”该园长强调,常春藤幼儿园师资有保障,即便涨价也物有所值。

党员质量不断提高 党组织作用有效发挥

川流不息的西长安街上,一幢蓝灰色玻璃幕墙的建筑矗立在北新华街路口,风格典雅,造型端庄,有如一个巨大而神秘的音乐盒。夜幕降临,这里常常是灯火辉煌、乐声悠扬。

国际在线报道(记者 郑治):中共十九大代表、工业和信息化部部长苗圩19日表示,五年来,中国工业通信业发展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新成就,工业和通信业总量规模持续提升,稳居世界第一制造大国和网络大国地位。他强调,接下来将加快制造强国和网络强国建设。

据发改委网站消息,2017年全国铁路发运煤炭21.55亿吨,同比增加2.53亿吨,增长13.3%。主要港口发运煤炭7.27亿吨,同比增长12.9%。

15、S18遂广高速公路265公里至368公里路段由新组建高速公路五支队二十二大队管辖。

北京音乐厅也是最早向观众普及古典音乐观演礼仪的音乐厅之一。“我们很早就提出来,进音乐厅看演出服装要整齐,别穿着拖鞋背心就进来了。”田振林说,对中国观众来说,交响乐毕竟是舶来品,观演礼仪也需要引导,比如剧场中不能大声喧哗、迟到的观众必须在一个乐章结束后才能入场……“这就要从我们自己做起。我们的领位员和观众交流时都说‘请’,观众也就不好意思不礼貌了。”渐渐地,中国观众观演素质明显提高,田振林就曾见过,一些观众甚至会拿着交响乐总谱来听音乐会,那一瞬间,田振林心中满是感动。

引猴下山,夫妻俩接力撒猴粮

进入新世纪,北京的专业剧场和音乐厅越来越多,演出市场的密度和饱和度持续增加,古典音乐演出的盘子也越来越大,国家大剧院、保利剧院、天桥艺术中心等新兴演出场馆迅速以先进的设施、周到的服务吸引了大批国际顶尖乐团和音乐爱好者。如何在演出市场上走出自己的路?北京音乐厅开始面临新一轮挑战。

上世纪70年代末,正值改革开放初期,文化交流活动日渐增多,外国乐团、指挥家来华演出越来越多,李大爷觉得,首都也该有个专门为交响乐而建的音乐厅,于是向文化部打了报告。

它,就是陪伴了首都市民32年的北京音乐厅。

“唐宋名篇音乐朗诵会”盛况空前,台上,演员抑扬顿挫,台下,观众席中连掉根针都能听得见。演出刚一结束,热情的观众蜂拥而上,把演员团团围住,要求签字合影。

上世纪90年代,北京音乐厅策划推出的“唐宋名篇音乐朗诵会”“打开音乐之门”等品牌,在演出市场上找到了“雅”和“俗”的结合点,至今仍堪称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完美结合的典范。

正如陈志音所言,北京音乐厅建成后,京城古典音乐舞台有了一道亮丽的风景,当年那些只“活”在唱片里的世界音乐大咖,都在这里登台献艺。世界三大男高音之一多明戈、世界十大女高音之一蒙塞拉·卡巴耶来华,还有“鬼才”钢琴家伊沃·波格莱里奇、指挥家小泽征尔,都曾在这个舞台上一展风采。

小提琴家、指挥家梅纽因是李德伦和原中央乐团的老朋友,1979年他来京演出还是在民族宫剧场,等到1997年梅纽因再次来华,就是在北京音乐厅登台了。

来源:北京晚报 记者:张骜

随着来华艺术家越来越多,北京音乐厅的舞台越来越频繁地镌刻着中外文化交流的印记。观众们也不用再像改革开放初期时那样,每来一位音乐大咖,都要彻夜排队才能买上票。

曾任中国国家交响乐团演出部主任、李德伦的老朋友田振林说,其实,这是李大爷为建音乐厅想出来的“小计策”,“他想的是,只要批准了,那就可以动工。只要动了工,音乐厅就一定能建起来。”就这样,北京音乐厅有了第一笔启动资金,并于1983年在原址破土重建。等启动资金用完了,李大爷就再向文化部申请。北京音乐厅建造期间,文化部长换了三任,他就游说了三任……

【同期】北京民众 刘女士

1986年1月,演奏厅可以容纳1182名听众的北京音乐厅开幕试用。厅内采用了一系列现代化的建筑声学措施,获得了良好的音质、频率、特性和适度的混音时间以及均匀的声场分布。开业之初,李德伦指挥原中央乐团奉献了系列音乐会,田振林至今还记得当时大家的兴奋劲儿,“之前,我们在首都剧场、清华大学礼堂等好多场地都演过,北京音乐厅建好后,那就是咱自家的地儿了。”对专业音乐演出来说,由于不同剧场的声学结构不同,乐团演出前都要提前走台和调整,时间成本不免增加,“音乐厅声效好,乐团排练起劲儿,在这儿演出,又踏实效果又好。”

破土重建的北京音乐厅于1986年投入使用,是我国第一座现代模式的、专为演奏音乐而设计建造的演出场所,也是改革开放初期首都声效最好的音乐场馆之一。几十年间,这方舞台,迎来了国内外无数音乐大咖,见证了北京古典音乐演出的日益繁荣。北京音乐厅自身的发展,也融入这座城市改革开放的脚步中,汇成一部气势磅礴的时代交响。

财政部部长 肖捷:除了减税,我想再说一下降费的问题,这也是今年政府工作报告和预算报告都明确提出的要求。在这方面,财政部重点是做好两项工作。一是全面清理规范政府性基金,包括取消城市公用事业附加等基金,授权地方政府自主减免部分基金。这项改革措施到位之后,全国政府性基金还有21项。二是取消和停征35项涉企行政事业性收费,中央涉企收费项目减少一半以上,保留的还剩33项。我们将在财政部官方网站上公布具体的中央和省级的基金和收费目录的清单。欢迎包括在座媒体朋友们在内的社会各方面监督。另外,有关方面还要进一步清理规范经营服务性收费,适当降低“五险一金”有关缴费比例。以上提到的这些减费措施,今年预计将再减少涉企收费约2000亿元。今年的减税降费政策给企业直接减轻的税费负担加在一起,约有5500亿元。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了明确的任务,我们在具体工作中要确保落实到位。

李成元、任俐敏、董晓燕与悉尼华助中心负责人周波在巴黎华助中心。(法国《欧洲时报》/黄冠杰 摄)

黄尧作为佛山的明日之星,她的演技和努力得到了导演和观众的肯定,影迷朋友也在现场声援影片,“在众多华语青春片中脱颖而出,让人难忘。”

目前,犯罪嫌疑人彭某因涉嫌诈骗罪已被普陀警方依法刑事拘留,案件还在进一步侦查中。

▲如今,每逢周末,北京音乐厅都是灯火辉煌、乐声悠扬。本报记者方非摄

上一篇: 江西男子戴墨镜连续持枪杀人 警方悬赏10万寻人
下一篇: 北方华创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关于公司被纳入国企改革“双百企业
 
打赏
 
同类资讯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网站首页  |  广告招商  |  版权隐私  |  联系方式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Copyright © 201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前杨坝卡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