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际   综合   教育   健康养生   汽车   文化   时事   社会   科技   旅游   财经   娱乐   军事   体育 
当前位置: 文化 > 现实主义文学的曲折复兴路

现实主义文学的曲折复兴路

2019-11-11 18:06:30  点击:[2661]

作者:黄伟周

最近,现实主义文学的复兴又出现了。几天前,《当代》杂志的官员魏也发表了一篇文章说:“一定有一群或一部分这样的作家,或相当一部分作家,你必须去现场。只有用这种能量,我们才能真正以真实、全面和立体的方式讲述中国故事。”从文学史的角度来看,现实主义的回归或复兴并不简单。

中国文学有着悠久的现实主义传统。如何书写现实是几乎每个时代的作家和评论家都会讨论的问题。然而,现实主义文学的命运在不同时期差异很大。“现实主义”、“现实主义”和“现实感”不是中国古代文学的原始概念,而是19世纪以来西方文学的定义。然而,中国古代也有类似风格的文学作品。无论是先秦《诗经》中对远古祖先生活的现实描写,中古唐宋文人的诗歌创作,还是明清小说如《红楼梦》和《儒林外史》中对世界的呈现,都有着鲜明的现实主义风格。中国古代文论历来有“以文代道”和“以诗代志”的说法。所谓“承载道”与“承载心”之争,也是围绕文学是否应该反映现实展开的。

路遥的《平凡的世界》

当文学进入现代性进程时,现实主义文学话语与民族国家话语融合在一起。特别是1942年,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后,中国当代文学创作的立场、风格和方向得到了明确,这导致了中国文学中一种非常强烈的现实主义倾向——人的本性。“十七年”(1949-1966)时期著名的“三红一创,护林护山”是当时最具代表性的文本。无论是革命建设的《拓荒史》和《红旗谱》,还是军事斗争题材的《林雪海元》和《保卫延安》,都是极具现实主义风格的文本。

现实主义文学在反映时代症状和揭示重要社会命题方面发挥着非常重要的作用。这也为讨论新的民族文化共同体的建设提供了理论合法性。例如,著名现实主义作家赵树理就是一个典型的农民作家。他的作品反映了农村土地改革和婚姻的变化,这使他在当时非常受欢迎,并有广泛的读者群。例如,《小二黑的婚姻》通过描写新人的婚姻观,批判了旧社会婚姻的不合理性。《李三湾》是一部描写乡村风景变化的非常经典的文本。然而,过度的现实主义也会转向一个极端:过分强调典型的人物/环境/事件,从而忽略了个性的维度。然而,当文学与政治的关系越来越密切时,个人和内心的声音往往被压抑,这也导致了当代文学的惨淡局面。

从文学史来看,20世纪80年代“新启蒙”十年的文学可以说是当代文学史上最精彩的时期。虽然文学起源于20世纪80年代的伤痕文学和反思文学,但在文学思潮的“内向转移”之后,尤其是西方现代主义文学思潮的大量涌入之后,它形成了真正独特的文学风格。例如莫言的《红高粱》、王安忆的《鲍晓庄》和韩少功的《爸爸与爸爸》等寻根文学的兴起,以及余华、苏童、格非、孙甘露等先锋小说家的集体出现,使当代文学摆脱了传统现实主义文学的“束缚”,在文学形式和内涵上具有前所未有的多样性和复杂性。此外,年轻的现代主义作家,如刘索拉和徐星,试图创作一系列具有荒诞风格的作品。就连老作家王蒙也试图用意识流和其他现代主义技巧创作出风格多样的作品,如被称为“集束手榴弹”的《夜眼》和《海的梦》(Sea's Dream),震惊了文坛。相比之下,传统的现实主义风格在当时被视为衰老和僵化的象征。八十年代并非没有长期的现实主义杰作,但在那个时候,这些作品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作家和批评家们一直在追逐新的潮流,希望在短短10年内复制西方文学500年的历史。毕竟,寻求新事物和新变化是那个时代文学的主要趋势。

现实主义的过度修正也困扰着当代中国文学。20世纪90年代初,随着市场经济体制的建立,纯文学日益边缘化,一度流行的先锋叙事陷入低谷。余华、莫言、贾平凹等作家也开始向现实主义转变。出版了许多小说,如《活着》、《生与死的疲劳》和《杜菲》,这些小说描写现实,直接面对痛苦。尽管如此,现实主义文学仍然萎靡不振。路遥在穷尽心血后创作的《平凡的世界》吸引了当时读者的兴趣,但纯文学界的许多人认为这部作品的写作风格陈旧,缺乏技巧上的创新。虽然茅盾文学奖为“平凡的世界”赢得了一些认可,但其创作理念和写作方法在纯文学界一直存在争议。因此,《平凡的世界》已经成为中小学语文课的推荐读物。一些研究者提出了“励志阅读法”的修辞方法。这些都表明,在以“平凡的世界”为代表的现实主义文学中,民间与官方、普通读者与专业学者之间存在着不小的差异。

事实上,中国现实主义文学一直有很多忠实的粉丝,他们言行一致,关注现实,写世界的各种作品。一直都有很多粉丝。这不是一个可以被纯文学界或个人批评家改变的现实。只有现实主义文学不能让自己陷入想说什么就说什么的境地,更别说用“伪现实”取代现实思维了。虽然近年来现实主义文学有复兴的趋势,但没有必要对此过于乐观。从作家的角度来看,扎实而写得好的作品才是正确的道路。如果我们从文学批评的角度来看待新兴作家及其作品,一种更包容、更专业的态度是一种合理的态度,我们绝不能陷入旧派思维的障碍。(黄伟周)

光明网文艺评论频道长期以来一直在征集优秀作品。我们真诚邀请您以态度、温度和深度评论文学作品、事件和现象。这篇文章应该在2000字以内,意思清楚,内容完整。一旦缴纳会费,将支付相应的报酬。请留下您的联系信息。感谢您的关注和支持!提交邮箱:wenyi@gmw.cn。

云南快乐十分 福建快3 pk10两期必中 幸运赛车投注

上一篇:非常感谢你!禹城公安出入境暖心服务特殊群体获赞

下一篇:传唱优秀校园歌曲,唱响春春主旋律 浙江大学青春歌会深情讴歌壮

© Copyright 2018-2019 go2cut.com 多宝新闻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